• 英文[English]
  • 中文[Chinese]
  • 语言[Language]:
  •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阅读 >

    第四章 刑天大神 双剑情仇录

    发布时间:2020-05-31 07:31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溪门飞雪 围观:

    千雪伤势严重,想要飞身回元清阁实在很难,只得依靠千枫一步步向前行。只是不知东南西北,周遭林木高大,见到太阳时,也已到日中时分,于素来路痴的千雪实在辨不来方向。
    一路上,千雪甚是懒得言语,只是千枫很是欢喜,无话找话。不知不觉,已是正午,千雪忽然觉得腹中饥饿,正要叫千枫去寻些野果来。前方却忽而现出一条路来,这路依稀可辩。两人便沿着小路往前走,越往前走,路越清晰可辩。走了一会儿,路的尽头现出一个山洞。从洞口的脚印来看,这山洞里有人常住,脚印很新鲜,应该有人住在洞里。
    千雪在千枫地搀扶下,看着眼前的山洞,稍作犹豫,决定进洞看看。千枫却不大愿意进去,奈何拗不过千雪,只得依从。千雪乃玄元真人座下最为得意的一位弟子,玄元真人对千雪甚是疼爱。千雪作为一名诛魔师,职责是降妖除魔,为民除害。在这荒郊野外,怎么会有人住在山洞中,必定是什么野兽妖物的住所。是以,千雪执意要进去一探究竟,如果是妖物,那就顺便捉回去,交给师父处置。
    千枫哪能让千雪一个人进去,现在千雪连走路都要他搀扶,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必死无疑。千枫只好搀扶着千雪一步一步往里走。
    山洞里不算宽敞,但还过得去,山洞并不深。山洞中央有一只石墩,石墩非常光滑,看起来有人经常坐在石墩上。石墩前是一块青石板,石板上摆着一局棋,棋盘上落满了枯树叶。而在石墩的对面,却散落着一堆堆枯骨,看着就让人瘆得慌。
    千雪感觉这场面有些奇怪。一般的棋局都是由两个人一起下的,互相博弈,应该有两只石墩。但这里只有一只石墩,本应该是石墩的地方却散落着枯骨,棋盘似乎已经很久没动过了,但石墩却非常光滑干净,没有一丝灰尘,这说明,一直有人坐在这石墩上,而对面死去的人则是被石墩上的人杀死的。
    千雪和千枫又在洞里四下里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两人正准备离开,这时,千雪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这声音像极了人走路的声音,声音来自洞外,看来,这洞的主人回来了。
    千雪和千枫仓促间慌忙躲到岩壁后,大气不敢出。
    不一会儿,果见一人走了进来,但俩人见到他的一瞬间,都呆住了。确切地说,这哪是人啊,分明就是一具行尸。只见这尸体齐肩以上什么都没有,似乎脑袋被人削去了。但他却有眼睛,有鼻子,有嘴。他左手握着青铜方盾,右手拿着大斧。走到石墩前,将方盾和大斧放下,重重地坐到石墩上,一动不动地盯着棋盘。千雪注意到,这行尸应该是个男人,没有脑袋,他眼睛的位置应该是乳头的位置,而嘴巴正好是肚脐的位置。
    千雪看得头皮发麻,这是什么怪物,她还是头一次见过,也没听师父提起过。说是行尸,可没了脑袋还能活着,还有鼻子有眼不说,他周身的肉也还都鲜活完好。
    千雪和千枫惊恐而好奇地盯着那行尸,这时,千枫不小心压到千雪的伤痛处,千雪没忍住轻轻叫了一声。声音传出,那行尸依然一动不动。只是淡淡地说道:“岩壁后的客人,何必躲躲藏藏,既然来了,就出来一叙吧!”
    两人一听,甚是惊讶,没想到这行尸虽然没有耳朵,听声倒一点不含糊。
    两人只好悻悻地走了出来,千枫一直搀扶着千雪。那行尸看着俩人,冷冷地道:“坐!”。而后目光停留在千雪的那柄剑上,许久才将目光收回到棋盘上。
    千雪听了微微一愣,这如何坐,难道要坐地上吗?两人一时间不知所措。
    那行尸见了,眼睛犀利地盯着他们:“在下好生请二位入座,二位却如此傲慢无礼,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说完就伸手去抓方盾和斧子。千雪见了忙拉千枫就地坐下,并道:“哎哎哎,我俩不请自来,多有叨扰,还请尊驾见谅,只是不知尊驾姓甚名谁,还请尊驾告知。”
    那行尸见二人坐了下来,握着方盾和大斧的手松开来,又继续盯着棋盘,冷冷地道:“二位的到来,的确对我很是叨扰,但如果二位能助我解了这棋局,我便不与二位计较。”
    那行尸并不道明自己是谁,表现出非常冷淡的样子。
    千雪还算冷静,淡淡地道:“那如若我俩解不了这棋局,会怎样?”
    只听行尸冷冷地道:“如若你俩解不了棋局,面前的枯骨就是你们的下场。”
    千雪听了不禁打了个寒蝉,看来,今日必须解开这棋局,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千雪只好和千枫一起看向棋局。只见那行尸轻轻一挥手,棋局上的枯枝败叶便被拂去。千雪微微偏着头看了看千枫,只见千枫很茫然地盯着棋盘。看来今儿个,只能靠自己了。千雪平日里曾看过师父与那九幽真君对弈过几回,只是她自己从未练过,想要解这迷局,难!
    千雪静静地盯着棋局,看了半天,毫无头绪。看得出来,千枫完全看不懂棋局,便不住地打量那行尸的大斧以及方盾。他微微皱眉,思考着什么。千枫打量着方盾,轻轻念着:“神武天下,唯我独尊!”千雪听到千枫在嘀咕,便顺着千枫的目光看向方盾,方盾上的文字奇形怪状,她全然看不懂,这应该是上古时期的文字,明显有八个字。而千枫刚刚嘀咕的“神武天下,唯我独尊”也是八个字,莫非千枫识得这些字?
    正在千雪疑惑之际,那行尸发话了。只见他淡淡地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识得上古时期的文字。你到底是什么人?”
    千枫很随意地道:“我叫千枫!”目光却没有离开方盾。
    那行尸听了又淡淡地道:“你的爹娘都是什么人?”
    千枫听了有些不高兴地看着那行尸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除非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千雪听了吓了一跳,这千枫是不想活啦,赶紧扯了扯他的衣袖。那行尸盯着千枫,面无表情,淡淡地道:“臭小子,你就不怕激怒了我?”
    千枫也不示弱:“反正都要死在你手里,激不激怒的有什么区别?”
    那行尸听了哈哈大笑道:“好小子,有胆识。就冲这个,我可以给你们讲讲我的故事,也让你们死得明白!”
    千雪听了稍微舒了一口气,看着行尸,等着听故事。
    那行尸平静地说道:“昔日,我是尊敬的炎帝陛下的属下,你们可知炎帝么?他生着一个牛头,又有人的身体,高大魁梧。外人只看到陛下的外貌,说他是妖物,可鲜有人看到他曾亲尝百草,正是他尝百草,才给人们带来草药治病的秘方。那时候的陛下统领着天下,后来,那黄帝老儿想吞并陛下,便和陛下在阪泉展开了大战,这次战争双方都损失惨重,最终,陛下很不幸战败了。陛下心系民生疾苦,在他看来,谁当王不重要,只要对黎民百姓好就行。是以,陛下归顺了黄帝老儿,黄帝老儿就命他管理南方天廷,而自己则在中央天廷……”
    说到这里,那行尸看了看千雪和千枫,有些气愤地继续说道:“陛下是看开了,可我们不服呐,凭什么黄帝老儿当了王,我们的王却成了他的属下。”
    “后来,我的好兄弟蚩尤自觉陛下志短,跟着他没什么奔头,便自立门户,竖起了大旗。蚩尤和陛下一样生着牛头,有三头六臂,背上还有一对翅膀,有兄弟八十一人,个个铜头铁臂,八条胳膊,九只脚趾。千年后,蚩尤举兵攻打陛下,陛下被蚩尤打得节节败退,无奈之下只好请求黄帝老儿出兵相助。于是,黄帝老儿率领大军和蚩尤在逐鹿展开大战,蚩尤太过厉害,直打得黄帝大军节节败退。黄帝没办法,只好请求天神摩罗多相助,摩罗多给了黄帝一柄剑,这就是威震三界六道的上古神剑——残阳诛天剑……”
    听到“残阳诛天剑”这几个字,千雪惊叫了一声,那行尸有些惊异地看着千雪,千雪忙道歉道:“对不起,您继续说!”
    “那场战事是我见过最残酷的一战,直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在残阳诛天剑的帮助下,黄帝终于将蚩尤打败,蚩尤本人也在常羊山下被黄帝亲手所杀。黄帝割下蚩尤的脑袋后,命我和部下十余人将蚩尤的头颅埋在常羊山下,只是方才埋了其头颅,在埋葬的地方立马长出大片的血枫林,大家都说这是蚩尤的脑袋幻化的……”
    说到这里,那行尸停了一会儿,眼神里充满了敬畏之情,继续说道:“我这兄弟也真是骁勇善战,虽然他最后被黄帝所杀,可后来,黄帝在和别人谈话时曾称他为‘兵主’。你们知道‘兵主’的意思吧?就是战神啊……”
    那行尸说到这里,长叹一口气,怅然若失地道:“本来,我想趁着蚩尤和黄帝老儿大战的时候去杀掉黄帝的,可陛下无论如何不同意,无奈,大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逐鹿之战结束,我再也忍无可忍,这场战争是陛下和黄帝两个人一起打胜的,凭什么人们只记得黄帝杀了蚩尤,功劳全算他头上了。于是,我偷偷离开南方天廷,来到中央天廷,我就想和他一争高下。我一路杀到黄帝老儿的宫门前,黄帝见我气势汹汹而来,还杀了他好多手下,顿时大怒。抓起宝剑就和我打了起来,我们打得非常激烈,一直从宫内打到宫外,从天廷打到凡界,后来就打到了常羊山。就在这时,这老贼趁我不备一剑向我脖颈砍来,我来不及招架,被他砍了脑袋。我便蹲下身去寻找我的脑袋,谁知脑袋正好掉在山坡上,顺势就滚下山去了……”
    说到这里,那行尸充满愤怒地说道:“当时,我由于看不见,不知道我的脑袋就在常羊山脚下。在我寻找脑袋之际,那老贼却挥剑劈开常羊山,将我的脑袋埋进了山腹,我眼看寻回脑袋无望,索性凭着记忆向他砍杀,可我看不见他呀,于是,我就以两个乳头当作眼睛,张开肚脐当作嘴,继续和他厮杀。这老贼见我大势已去,已经对他构不成威胁,便回中央天廷去了。我便用巨斧劈开常羊山山腹,想要寻回我的脑袋,可是哪还有我脑袋的踪影。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在寻找我的脑袋,可至今为止,还是没能找到我的脑袋。”
    那行尸说完有些忧伤和惆怅,千雪听了非常震撼,没想到这凶神恶煞的“尸体”居然还有这样的英雄事迹。千雪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请问前辈,怎么称呼您呢?”
    那行尸看着千雪,淡淡地道:“我听到现在的人都叫我刑天,我还蛮喜欢这个名字的,你们就叫我刑天吧!”
    千枫听了很是感慨,说道:“刑天前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脑袋肯定已经腐烂了,就算你寻回了又能怎样?”
    刑天一听,大怒道:“胡说,我的脑袋怎么会腐烂,一定是我没找到,我会找到的,我一定会找到的。”
    刑天说完,像是反应过来,说道:“现在,你们来给我解这棋局,解不了就都得死。”
    最后三个字,刑天说的非常重,听起来让人害怕。两人听了都吓了一跳,只好赶紧乖乖地看着棋局。可两人都只是呆若木鸡地盯着棋盘,不知道该怎么办。
    千雪暗想,今儿个是栽了,只是此番是自己硬要进来一探究竟的,不想牵连了千枫。实在过意不去,不如和刑天拼了,兴许还有一线生机,毕竟太阴玄元剑的威力可是名不虚传的。
    千雪打定主意后,暗暗示意千枫,可千枫哪里明白千雪的意思,只是傻傻地一会儿看看棋盘,一会儿看看刑天,一会儿看看她。
    不管了,千雪打定主意,她深吸一口气,缓缓站起身。刑天见了微微一愣,千雪忙解释,只道是坐的久了,腰腿酸痛,起身活动活动。刑天也不说话,继续盯着棋盘。
    就在这时,千雪突然猛地一脚将棋盘踢翻,并迅速一剑刺向刑天。好家伙,这刑天也不是吃素的,似乎早已料到千雪要来这一招。身体轻轻一滑便躲开了千雪的一剑。千雪一击落空,已经气喘吁吁,旧伤撕裂,疼痛难忍。千雪紧咬牙双手紧握太阴玄元剑,对准刑天猛地劈过去,刑天淡定自若不躲不闪,只是在千雪的剑即将劈到刑天的一瞬间,刑天一个闪现突然消失不见了。
    千雪暗暗心惊,慌忙四下里搜寻刑天的踪影,只是哪里看得见他的身影。紧张得千雪不知道如何是好,千枫早已站起身退到墙根。突然,强有力的一掌猛地打在千雪背上,千雪瞬间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岩壁上,重重地摔在地上,嘴里喷出一大口黑血,昏死过去。
    .
    你要不要说点什么呢?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溪门飞雪

    溪门飞雪

    世界公认的长寿村有五个,中国有一个,就是巴马村。巴马长寿村,地处广西桂林西北山区的巴马瑶族自治县,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时该县有1958位80至99岁老人,69位百岁以上的寿星,其中年龄最大的135岁,平均每...>>

    CopyRight ©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均为溪门飞雪原创 联系QQ:209338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