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文[English]
  • 中文[Chinese]
  • 语言[Language]:
  •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黎明前的最后一丝黑暗

    发布时间:2020-05-20 22:04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溪门飞雪 围观:

    这是我溪门飞雪的一篇自我介绍,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家乡,我的家坐落在一座美丽的山脉之下,它就是——马耳山。马耳山上独有的杜鹃花开得异常美丽,每到四五月份,刚好就是这段时间,山花烂漫,成片成片,就是当地人也经常成群结队骑着摩托车驰骋五六十公里上山赏花。
    如今,各地前来马耳山赏花的车辆非常多,因此,相关单位规定,每天限量500辆车上山。因此,赏花的朋友一定要记得早些赶来,尽量在早晨早早赶去。
     
    我出生于云南大理鹤庆的一个穷山沟,它的名字以一条小溪流命名,这条小溪一年中大部分时间断流,故而名叫——干河。
    这是一条孕育于大理马耳山和马鞍山之间深处的溪水,水源来自左马耳山,右马鞍山之上融化的雪水以及雨水季节存储的水。这条常年断流的溪水却哺育着成千上万人,它从两座大山山腹出发,流经干河村,西炭街,南庄,之后在松桂大丽路西边与北干河(松桂的人们称北边的河流叫北干河,南边的叫南干河)汇合。汇合后的河水一直奔流向东,最终注入金沙江。
     
    我们知道,中国成立于1949年10月1日下午2时。然而,很多人不知道,此时的中国并非全境解放,而是部分地区解放,譬如云南就还未解放。
    云南的解放时间为1949年12月9日,不过,我们会发现,历史文献都会谨慎记载,用词恰当。“宣布和平解放”,“宣布”说的是,相关重要人士占领了一个地区的战略要地后,对四面八方放出话“这个地方解放了”。这并不意味着云南所有地方都得到解放。就算是解放了,那也只是表面上赶走了蒋介石。蒋介石的卧底,特工等地下组织呢?还有土匪呢?
    所以,在刚刚解放的时候,完全不是我们看到的现在这个样子,很多地方的情形我们后人根本想象不到。
    那时的人民虽然解除了战争的恐袭,却还有不明势力的威胁。
    大理鹤庆县马耳山的杜鹃花遍地开
    一开始的干河村,并没有这么多人,只有几个姓氏,零星三四户人,分别是贺姓、杨姓、余姓。而我溪门飞雪家族的冯姓是抗战后期才有的。
    那时候,鹤庆县有名的土匪张结巴在马耳山一带猖獗。相传,当时张洁巴把很大一些黄金埋在我们村东边约莫四五公里处的一座小山脚下,并搬了几块大石头盖在金子上。那时候我爷爷正值年轻,有人放牛时就坐到石块上玩耍。人们注意到用石块敲打大石块,发出空洞的响声。据说,后来,张洁巴派人取走了金子。
     
    小时候,奶奶跟我讲她们的故事。
    有一次,南溪鲁(我们村北面的一个村)有一男子在埋藏金子的石块附近放牛。突然听到一声枪响,他知道有土匪来了,连忙赶着牛往西北方走,可是,几个土匪仅仅跟随。在走到我们村余家老房住所的附近,土匪终于出手,一枪将他打死,抢了他的牛走了。就那时候,放牛放羊都要非常小心,一听到动静,就要格外小心。
    后来,一队解放军来到村里,专门负责剿匪工作。据说,来自四川。剿匪大队的大队长便是冯姓的先人,也就是我爷爷的爸爸,我们叫老祖。
     
    剿匪大队来到马耳山下奉命剿匪,就驻扎在干河村。有一天夜里,他发觉有点不对劲,赶紧掀开被子,提枪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老祖遇难后,老祖婆赶紧逃到邻居家里躲藏起来,并一直留在了村里。据说老祖出事的时候,老祖破已经怀了一个孩子,这应该是我的七爷爷。我的亲爷爷排行老六,家里有七个兄弟姐妹。如今,仅仅老七健在,其他几位已经仙逝。我爷爷是去年端午前夕走的,享年84,这在我们当地已经算高寿了。
    在我小的时候,我的几位爷爷都还健在,大爷爷,二爷爷,三爷爷,四爷爷,五爷爷都在村里,七爷爷在七坪上门。其中三爷爷是个哑巴,有大脖子病。不记得三爷爷是什么时候不在的,那时候还小。我只记得五爷爷不在的时候,我正在昆明上大学,出棺那天赶了回来,并赶上抬棺队伍,看着棺材下矿(入土)。
     
    解放后,村里原本没有小学,村里的孩子上学都要跑到三十多公里外的北衙上学。那时候的学生从一年级开始天不亮就去上学了,还要自己背着锅灶和柴火去学校。自己烧火做饭,并且,那时候没有车,三十多公里路都要走着去。
    小学生,三十多公里路,并且还是坑坑洼洼的山路。趁着凌晨的黑,得有多瘆人?那时候的孩子想上学,却都怕上学,因为要走山路,很多女生都不愿意去读书。
    后来,村里终于有了学校,老师是村里杨姓当时唯一的一位知识分子。杨老师教的都是我的哥哥姐姐那一班,至少都比我大五六岁的那些孩子。杨老师的脾气非常暴躁,动不动就打人,有男生的牙齿被他踢掉,有女生的头发被他扯掉。于是,很多孩子都不愿意上学读书。不久,上级小学——和邑小学的校长调来了家住和邑村的杨老师。杨老师虽然也是知识分子,但真没有多少真才实学,而且又特别嗜好喝酒。
     
    我的一、二年级是这位杨老师教的,但不得不说,这老师误人子弟。到三年级的时候换成了另一位杨老师,这老师倒也还不错,但不知怎的,一年后又换成了西邑张家登的张老师。这张老师,戴一副50度的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为人却毫无师表,欺软怕硬不分青红皂白。对强者巴结谄媚,对弱者欺凌鄙视。
    干河村所在地
    试想,在这样的老师手中,能出多少人才呢?
    到目前为止,从改革开放到今年40多年了,村里就出过四五个大学生,当然,纵然是大学生,也是王小二过年,一代不如一代。
     
    我上五年级的时候,去了西邑中心小学上学。这是一所典型的建在坟地上的学校,学校北边是一片乱坟岗,学校后边是一块坟地。从五年级开始,我们就开始住校读书,这不是我第一次住校,早在三年级上学期就已经有半学期住校了,我对住校生活倒是比较容易适应。
    那时候,开学那天,需要学生交纳200斤柴,全部送到食堂的柴房。学生住的宿舍是上下硬板床,床架由木头粗糙拼凑。宿舍只有前窗,而且窗户很小,光线很差。宿舍里显得阴暗潮湿,常有一股霉味。吃饭统一到食堂吃,米饭1角钱一勺,素菜3角钱一勺,肉类1元钱一勺。
     
    我门住的是大宿舍,一间房子里住着三四十个人,按理说,这么多学生住在一起,应该阳气很重。据某些同学向老师反映,宿舍闹鬼,但我是没见到。我曾经多次夜里两三点独自跑到厕所方便,并没有见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回想起来,那时候的生活是苦的,但是有盼头,我知道,等我长大了,考上大学,一切都会改变。有盼头的日子其实不算苦,真正的苦日子是没有盼头的日子。
    当我终于长大了,顺利考上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我终于发现,人海茫茫,我竟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她;前路漫漫,我竟不知道该往哪走,终于明白,什么才是苦日子,也许这才是开始,又或者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
    .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溪门飞雪

    溪门飞雪

    这是我溪门飞雪的一篇自我介绍,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家乡,我的家坐落在一座美丽的山脉之下,它就是马耳山。马耳山上独有的杜鹃花开得异常美丽,每到四五月份,刚好就是这段时间,山花烂漫,成片成片,...>>

    热门博文推荐
    最新评论博文
    CopyRight ©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均为溪门飞雪原创 联系QQ:2093381517 微信:Bluesky838